叶力粼保险网

泰康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2019中央1号文件11次提及保险,为农业大灾保险、地方特色农产品加持

2019中央1号文件11次提及保险,为农业大灾保险、地方特色农产品加持

2019-09-29 08:46:47 分类:保险知识    

  2019年2月19日,中央1号文件《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发布,持续第16年聚焦“三农”,其中,保险作为保障农村居民、农业发展的重要基石,被11次重点提及。

  具体来看,医疗服务保障方面,1号文件将对于医疗保险、大病保险的要求从上年的完善制度,调整为推进落地。业内人士指出,这或主要是对当前城乡医保落实情况差异巨大现状的考量;上年提出的异地就医联网结算要求并未出现在今年的文件中,业内认为,因各地政策存差异,且金融互通难以有效实现,导致这一要求暂难达预期。

  农业保险方面,1号文件为大灾保险、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000061)保险等险种的落地提供政策支持,业内专家对此持有积极态度,但也同时指出,今年的1号文件立意于提升保障水平,但仍未解决农险产品难以合规的现状,农险可持续性问题仍待解决。

  医保要求从制度“完善”走向“建立健全”,城乡差异仍为客观桎梏

  医疗服务水平依然是农村公共服务项目中亟待提升的重点。首先,2019年中央1号文件中,明确提到要“落实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多重保障措施,筑牢乡村卫生服务网底,保障贫困人口基本医疗需求”。

  与2018年中央1号文件中“完善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和大病保险制度”相比,2019年的工作重点将从制度完善,推进至制度健全与整合,指出要“建立健全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同步整合城乡居民大病保险”。

  事实上,早在2016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要求各地区在2016年12月底前出台具体实施方案。

  蓝鲸保险注意到,已有多地在2017年正式发布相关意见与细则,随后推进。以哈尔滨为例,在2017年9月出台《关于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对参保范围和统筹方式、缴费办法等进行标准细化,并在2018年1月正式实施。

  尽管有政策加持,但据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透露,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与大病保险的落地与普及,仍有较长的路要走。“城乡居民的投保情况存在非常大的差异,主要障碍存在于征收层面”,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这与各地的经济水平,以及当地居民的投保意识有直接关联”。

  与此同时,2019年的中央1号文件中,将上一年度的“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基础养老金标准正常调整机制,变更为“完善”这一机制。对于这一措辞的改变,史立臣认为,主要是因为该机制“一步到位”存在较大难度,需要时间逐步建立与调整。

  此外,2018年1号文件中提出的,“巩固城乡居民医保全国异地就医联网直接结算”这一要求,在2019年的文件中并未提及。

  据蓝鲸保险了解,目前各地均已推进异地就医联网直接结算项目,但值得一提的是,仍存在诸多问题,导致难以发挥预期利好。“各地的诊疗价格、报销标准、药品目录等均无法统一;且金融联通方面也存在阻碍,会造成报销滞后的问题”,史文臣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大灾保险、以奖代补利好可期,农险合规仍待解决

  除医疗服务方面,“农业+保险”仍然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钥匙。

  具体来看2019年1号文件中的指导意见。首先,1号文件提出要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具体措施包括完善农业保险政策;推进稻谷、小麦、玉米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扩大农业大灾保险试点和“保险+期货”试点;探索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实施以奖代补试点等。

  文件中的概述与2018年1号文件也有所差异。首先,文件明确提出2019年要完善农业保险政策。“当前我国农业保险的政策体系上存在部分问题,包括对于新型农村经营主体的保障水平有待提高、财政补贴政策有待优化、税收优惠力度有待提高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向蓝鲸保险介绍道,“首先需明确逐步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政策路线图”。

  布局完全成本保险与收入保险是路线图中的一步,2019年1号文件,在去年“探索开展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的政策要求下,进一步提出“推进试点”。

  “完全成本保险的保障水平,目前的推进效果呈现已显”,据朱俊生介绍,“目前已经在200个产量大县推出相关保险产品,尽力实现包括物化成本、地租成本以及人工成本在内全成本的覆盖”。

  与此同时,朱俊生将收入保险的试点工作用“零星”进行概述,“收入保险要求具备价格指数采集、价格发现机制等条件,且需要产量保险运作良好的基础上推进,推进条件暂不具备”。

  此外,蓝鲸保险注意到,今年的1号文件提出将“扩大农业大灾保险试点”,对此,朱俊生持乐观态度,“大灾保险目前在200个县运营,未来计划拓展至500个县,逐步扩大规模,在政策加持下,只要政府财政分担比例提高,大灾保险的拓展或相对顺畅”。

  伴随着对大灾保险试点扩大的要求,1号文件同时表示要“探索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实施以奖代补试点等”。

  对此,朱俊生以此前山东寿光蔬菜受灾事件为例分析道,“大灾保险需地方性财政补贴,即意味着受制于地方财力,此外在当前经济下行、地方性债务问题严重的背景下,或给大灾保险的推广造成约束”,在此基础上,他认可道,若以奖代补措施能够落地,其切实利好,值得市场期待。

  从保险保障的角度而言,朱俊生总结道,“2019年中央1号文件立意于提高农村保障水平,但未能解决农业保险发展中的合规问题”。

  “由于经营成本高昂,目前农险主要依赖于行政的强力推动,以降低承保和理赔成本,但由于对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行政权力约束不够,以及险企内控不足,虚假承保、理赔等违规现象突出”,朱俊生向蓝鲸保险解析道。

  基于此,朱俊生强调道,“中国的农户呈现‘小而散’的特征,若保险合规问题得不到解决,缺乏保险保障基础,也将缺乏市场需求的支撑,难以提升商业可持续性”。(蓝鲸保险 石雨)

相关资讯